您的位置:首页>师大情缘

说说我们的“弄堂大学”——浙医大杭州分校创建拾忆

2019-09-09 10:34:54  点击量:5541 来源:原创   作者:魏文英(我校离休干部)

 

“弄堂大学”,指的是建在杭州市庆春路广兴巷的浙江医科大学杭州分校。这是当年浙江省委、省政府以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的精神,史无前例的培养人才的产物,择优录取了1978年高考未上线的200名学生,要杭州市卫生局筹办一所医学大专院校。当时,市卫生局决定以市中医院在庆春路广兴巷四座不相通的民宅为校舍。由于校舍修缮步伐赶不上3月2日开学的要求,只好借字当头,校牌挂在体育场路市环卫处门口,借该处一、二层房办公,办理内外一切事务。市委要我去分校负责思想政治工作,我也是在开学前9天,以分校负责人的身份到那里报到的。这时已明确市一医院李容院长兼学校校长。两个月后,市委下文建立党委,原市卫生局党组副书记张晋生为分校党委书记,我为副书记。

一所大学,短时间内创办起来,困难很多,可谓举步维艰。但我们硬是凭着一种精神,因陋就简,艰苦奋斗,一一解决了困难。例如吃饭问题便是通过与校部对面的市建筑设计机械厂联系搭伙解决,饭后並借用其食堂作为教室上课。在广兴巷一座楼房的楼上修缮了近90人的学生宿舍,搭上木制高低床,供市属各县来的同学住宿,市区学生则只能走读。

开学典礼是借下城区红旗建筑公司的礼堂召开的。开学后,同学们就每天带着书包和饭碗,来回奔走在庆春路、中河北路和体育场路之间。这样,过了第一个暑假,待广兴巷内校舍修缮告一段落,我们全部人马才搬回校舍。从此,工作、学习方便了,巷子里也热闹了。学校座落在居民区里,有居民笑称分校是“弄堂大学”。

由于场地的限制,我们的教室是带有柱子的堂屋,上课时,影响视线。我们的食堂,只能烧菜做饭,摆不下桌子凳子,只能打了饭菜到教室和办公室去用餐。实验室应有的设备有很多都没有;有时还得在天井或走廊上做人体解剖实验课。老师的办公室小得不能再小,只能放下一桌一凳。图书室只借书,不能坐在里边看。限于经费,书也很少,不能满足师生要求。尽管这样的因陋就简情况,直至首届同学毕业,也没有什么大改观,但是同学们十分珍惜自己得以深造的机会,刻苦学习,艰苦生活,尊敬师长,团结友爱,具有很好的校风。他们说,学校仓促上马,条件差,心里有思想准备,看到学校上上下下,千方百计为教学创造条件,老师们认真教学又教人,能安心读书,心里就满足了。有的同学在晚上九点半熄灯后,还用手电筒照亮在被子里读英语。有的同学说自己曾在工厂做工,每天8小时,现在进校念书,是两班16小时,还觉得时间不够呢!

开学前,卫生局通过杭州市人事局,陆续调来一些老师,但他们大部分在“文革”中荒废了学业,现在仓促中走进学校,要马上在讲台上讲课确有困难。面对现实,便求助于浙江医科大学,根据各课教学的实际情况,聘请了该校几位老师,来校兼课和带实验。有的是与我校老师分段教课。医大还同意我校派送老师和实验员去旁听或进修,帮助我校培养教师队伍。我校能保质保量地完成教学任务,是医大和各个方面的大力支持分不开的。

  办学条件差,但学校也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以使学生在德育、智育、体育(现在还有美育)等各个方面得到发展。回想当年分校体育课教学活动的情况。学校虽有体育老师,但没有操场,借操场实在很难。老师们从实际出发,动脑筋办实事,每天清晨带领学生们整队定时跑越庆春路、体育场路去食堂用餐,把这纳入体育课的考核项目。同时,在教室外做课间广播操,有时安排在广兴巷靠一边做,还因地制宜地在课余时间开展乒乓球比赛和其他一些比赛,达到锻炼身体的目的。后来借到省体育场后,就开展篮球、排球等活动。引用同学们的说法:我们的大学最小,可是体育场最大。我们借到少体校的操场后,做到天天有活动,周周有比赛,课外活动丰富多彩。在第二学期,借杭一中操场召开了运动会,几乎所有的同学、教师都参加了。有参加比赛的,有做裁判记分的,还有做各项会务工作的等等,运动会开得活泼、紧张,像模像样。同学们锻炼了身体,增进了团结,加强了纪律,使学习保持充沛精力。

  弹指一挥间,三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弄堂大学”,1994年教育部批准为杭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2001年底併入了杭州师范学院即如今的杭州师范大学,为师大的医药卫生管理学院、临床学院、护理学院和基础医学部奠定了基础。学校早几届的毕业生,大都成了杭州市、县医疗战线的骨干了。有的担任领导,有的成为专家,绝大多数人有了高级职称。作为见证人,回首往事,当年师生员工的那种因陋就简、艰苦奋斗的精神,至今仍让我激奋不已。我认为,我们的时代,我们的事业,永远需要传承这种精神。